TLZIYOU

休闲废透,沉迷学习

【花邪】倒流(花儿爷10.3生日快乐)

CP:解雨臣x吴邪

一股脑写出来了并没有什么逻辑,手速太慢并没有赶上0点……

总之—— 

花儿爷生日快乐!

 

 大家食用愉快w

 

 



第一次听说世上真有时间回溯这么不着边际的事时,快奔四的吴邪是不信的。

前段时间胖子嚷嚷着天真要嫁出去了好兄弟要发红包,不知从哪里搞来了个三才杯,说什么天地人和,好人坏人都一生平安,品质由摸金校尉担保不满意七天退货包换,让吴邪揣着当吉祥物。

吴邪拗不过胖子,便揣着这三才杯飞了趟北京,准备给他亲爱的解总庆生,顺便告个白,刚准备出飞机场眼前的景象一下变了样,石板小路蜿蜿蜒蜒通向幽深的小巷,旁边是黛瓦青砖砌成的一间间老式房屋,自己拿着的行李也消失不见了。

时值盛夏,蝉鸣聒噪,吴邪捏了一把自己的脸吃痛地咂了咂嘴,不由皱起眉头心头冒出了层层疑惑,他现在又不倒斗,也不捣鼓古董,为什么还会遇到这种只有小说里才会遇到的事?

他收回手,猛地一愣,发现自己的衣物也发生了变化,一身花里胡哨的花格子衬衫,喇叭裤,胸口还挂着副蛤蟆镜,典型的80年代小流氓的形象啊。

我靠?这玩的哪出啊?

吴邪惊愕地在心里骂道,赶紧凑到旁边人家的玻璃窗上照照现在的样子,一照又把自己吓了一跳,衣服不是他的,身高也不是他的,脸模模糊糊地倒映在窗上,吴邪皱眉不可置信地摸了摸自己的脸,这明明就是他十八九来岁时候的脸。

得了吧,我年轻时候压根没可能穿这么轻浮的衣服好吗?

他摸了几把自己的脸,脸的触感也是实实在在的,摸着摸着他转过头看见一个小女娃站在一边盯着他看,小女娃长得特别好看,穿着条朴素的小裙子,头上别着个花型的夹针,水水嫩嫩的,微微挑起的眼睛颇是清澈明亮。

吴邪望见那女娃的第一眼就觉得有一股扑面而来的熟悉感,瞬间就想到了解雨臣小时候的模样。他蹲下身子,女娃胆子大,依然站在原地与他四目相对,“你的名字是不是解雨臣?”

女娃点了点头,“叔叔你是谁?”

吴邪一拍脑门,差点又被这家伙的萝莉装给骗了,他的脑子里闪过了很多疑问,比如为什么会遇到小时候的小花,为什么下个飞机会来到这个地方。

不过就算内心是个大叔但顶着十八九岁的脸怎么说也该叫哥哥吧?

“你可以叫我吴哥哥。”吴邪意味深长地得瑟了一下,虽然有很多疑点,但他的直觉告诉他眼前的人就是解小花,不由来了兴致,试探性地问道,“雨臣啊,你见过一个叫吴邪的小子没有?”

“喔,吴哥哥你是吴邪哥哥的哥哥吗?吴邪哥哥的话在池塘边呢,我正要去找他!”小花说的话和绕口令似的惹得吴邪发笑,吴邪点点头又摇了摇头,“我是他的亲戚,不是正儿八经那种哥哥。”小花似懂非懂地晃了晃脑袋,吴邪下意识抬手摸了摸小花的头,那一刻那吴邪突然萌生了以后要养个女儿的想法,而且觉得自己已经染上了萝莉……不,正太控这个神奇的病。

“我和你一起去找他吧。”

 


对着小花犯病的吴邪一路上掏腰包给小花买东买西,小孩子没什么戒心,很快就和吴邪熟络了起来,吴邪语重心长地对小花说,“雨臣啊你要记住,不要随便和陌生人讲话,会被拐走的,当然吴哥哥我是不会想拐走你的。”

是特别想拐走。

吴邪在心里不靠谱地念叨。

小花吃着刚刚买的老冰棍,支支吾吾道,“二爷爷也经常对我这么说的,告诉你一个秘密!其实好人坏人我都看得出来的。”

“嗯,雨臣真厉害,这都能看出来。”

跟着小花来到了记忆中还留有些印象的小池塘边,一旦来到了这里,尘封的记忆如同塘中悠悠涟漪,一圈一圈漾开。

 

用一句话概括就是,小时自己傻不拉几地捉蝉,蝉掉在了秀秀脑门上,把秀秀吓哭后被小花教训的事情。

当吴邪亲眼牵着小花的手,在不远处亲眼看到这事发生的时候,顿时哭笑不得。

小毛孩子真是又熊又呆,小吴邪屁股一噘一噘笨拙地爬上树,蝉有五只眼睛,也算个五面玲珑了,只是唯独看不到后面,还完全不知情地趴在树干上叫着,小吴邪伸手一抓蝉,蝉挣在手里挣扎着他手没抓稳,蝉直直地砸向了抬头看得起劲的小秀秀的脑门上,秀秀一个激灵赶紧一巴掌把蝉打飞了出去,原地嚎啕大哭起来,小花跑急忙跑过去安慰秀秀,小吴邪还挂在树上没动,似乎是被吓傻了。

“吴邪哥哥你快下来!”小花没好气地在树下朝他喊,小吴邪闻言立马就从树上跳下来还栽了个跟头。

小吴邪也跟着小花一起哄小秀秀,一个哭得惊天地泣鬼神,两个手忙脚乱。

旁观的吴邪蹲坐在树荫下面,眼里溜过几分感叹,没想到小时候就严妻管怕“老婆”了。

不过确实蠢得可以啊,吴邪顺手掐了根草刁在嘴里,别说是七八岁的自己,估计现在的吴邪要是看到二十几岁刚刚下斗的自己,恐怕也要像秀秀一样吐槽还是一副江山不改的呆样。

吴邪向路过的小贩买了两根糖葫芦一根塞给小花,一根塞给小秀秀,小秀秀看看吴邪,看看小吴邪,又看看小花,见小花朝她点点头,她顿时大雨转晴,开开心心地吃起了手里的糖葫芦,小吴邪看得咽了口口水。

吴邪得意地对小吴邪说,“干了坏事甭想蹭吃的。”
看他可怜巴巴的样子吴邪竟然有种莫名其妙地快感,而当小花将自己的糖葫芦分给小吴邪的时候,心里又冒上了几分醋意,他凑过去,十分小孩子气地说,“雨臣就给那小子分糖葫芦吃也不给我分啊!”

小花这才将糖葫芦挪到吴邪的嘴边。

 

年纪越大越不要脸就是指和解雨臣混久了的吴邪,要是和他一样快奔四的解雨臣看到他这德性,恐怕要说后生可畏了。

 



解决了熊孩子的事,小孩子就玩小孩子的去了,吴邪依依不舍地看着小花跑远,沉下心认真考虑现在的情形,他那么急急忙忙地赶早班飞北京是为了能准时给解雨臣说句生日快乐,给他个惊喜说不准这感情就拿下了,现在倒好,不知道这地方时间是怎么算的,也不知道这地方是想困他多久。

 

他在老街道上晃悠着,整理着脑内的思绪,直至路过一家古董铺子的时候被招呼生意的人拦了下来。

有大玩意的古董铺子不会出来招揽生意,招揽生意的都是些做小本生意卖假货的。

吴邪有些不耐烦地想让那招呼生意的人别纠缠,只是那身体圆润个子不高的矮伙计神神秘秘地对他说,“这位爷,您可别小瞧我这小铺子,铺子里有能让时间倒流的宝贝呢。”

吴邪一听就拽起了那人的衣服领子,几年的田园生活反而让他没了什么耐心,加上见不着朝思暮想远在北京的解大老板,他更是耐不下性子,“是你把带到这里来的?”

那矮个子仍旧笑得诡秘,“这位爷,您可别小瞧我这小铺子,铺子里有能让时间倒流的宝贝呢。”

吴邪又呵斥了他几声,矮个子还是像个录音机一样不停地重播这句话。

这是遇上鬼了还是遇上弱智了?

吴邪骂了声娘,松开那矮个子的领子,直接往他那铺子里走了进去,铺子里堆着很厚的一层灰,混着陈旧的呛人气息,像是有好几年没有打扫了,房屋背光,屋内黑漆漆的还用着与年代不符的长生烛,烛光凄凄地跳动着,一个驼背老头坐在橘色光旁的小板凳上,用浑浊的瞳孔端详着手里的一个做工精细的三才杯。

吴邪眯眼看向那个三才杯,眼睛一睁,那三才杯和胖子给他的一模一样。他蹙眉,心说回去不仅要投诉退货还要把那个给胖子杯子的人狠狠打一顿。

三才杯,盖为天,托为地,碗为人,正如胖子说的,三才杯即为天地人和,天地人和说白了就是当个普通人。

“是你把带到这里来的?”

吴邪重复了一遍刚刚问那复读机的话,老头没有理吴邪,他用枯瘦枯瘦的手指抚过三才杯的杯身,忽得猛地将杯身拋向了天,杯子滑过一个弧度后,向地面砸去。

就在那杯子落地的一瞬,时间仿佛停止了,杯子定格在触碰地面的刹那,没有声音,没有裂痕,所有的一切都成为了空白一片,很多很多说不清的东西一口气塞进了心脏,血液,骨髓。天崩地裂似的轰鸣过后,意识停留在了原地,冥冥里,他看到了解雨臣的身影,解雨臣总是刻意地与他保持着那种不即不离的关系,雾里看花时而模糊时而清晰,即使他们两个之间有着与生俱来的默契,可就算再有默契,又有谁暗恋,单恋,双向恋爱的时候能读心啊。

小时候不懂什么叫爱什么叫喜欢,现在都是个奔四的大老爷们了还解决不了自己的感情问题,那活得也太没意义了。


他们走过了常人可能几辈子都经历不了的岁月,解开了多少谜团,又陷入了多少谜团,最终还是要作回普普通通的人,谈恋爱,结婚,有幸便走在一起,谈一辈子的风花雪月,谈一辈子的粗茶淡饭。


这幻象似的解雨臣在不远处,向他靠近,吴邪迷迷糊糊地伸出手,手被稳稳地握住了。

突如其来的真实感让吴邪回过了神,“解,解雨臣?”

“看到我亲自来接机感动了?”

“卧槽,真是你啊,你怎么知道我坐这班飞机的!”

“喔,你那胖朋友微信告诉我的。”

“胖子那不讲义气的!”一提到胖子吴邪就想到了那破三才杯,他翻起背包,却发现原本在包里的三才杯不见了。

“找什么呢?”

吴邪沉默了片刻,看了眼手表,向解雨臣摆了摆手,“没什么,解雨臣,你……在北京有不少房子吧?”

“就一个,我又不搞房地产。”

“这年头你也知道,北京这房价高攀不起啊,要不,我住你那?”

“不住我那我还会赶你去宾馆吗,你没穷到买不起房子吧。”

“不不,解老板帮我生意打理得风生水起,钱嘛都是身外之物……解雨臣,我们是朋友吗?”

“是吧……”

“我不想和你做朋友。”

解雨臣偏过头,眯眼向吴邪投去他看不透的目光,“那你想当什么?”

“男朋友。”

解雨臣扑哧一声笑了起来,他眼波狡黠一转,笑盈盈道,“我那不是白吃白住的。”

吴邪稍稍一愣,心领神会地勾起了嘴角露出一个轻笑。

“以身相许这条件怎么样?”

“OK.”

这告白算是特别容易地就结束了,没有想象里那么复杂,只是说出来了,对方也心心相印,吴邪长长松了一口气,他低头再一次看表。

“等等解雨臣你先别动也先别说话!”

“十,九,八,七,……三,二,一!”

一个蓄谋已久的拥抱扑了解雨臣满怀。

 

“大花,生日快乐!”


-----HAPPY BIRTHDAY------

评论(6)
热度(32)

© TLZIYOU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