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LZIYOU

日常沉迷学习,基本不在

【大天狗x萤草】夏萤(一)

沉迷阴阳师无法自拔,想来想去还是打狗草的CPtag

虽然没有大天狗但还是喜欢这对CP,自设有

写得很迷希望大家不拘小节x

食用愉快w


日常奶狗草,再奶自己出大天狗(1/1)

 



我是个半吊子的阴阳师,虽然能通灵也能除点特别弱小的妖怪。

 

收养我的师父是个江湖骗子,以至于我只会混吃混喝,没多大出息,生计所迫让我觉得自己干阴阳师这行肯定药丸,于是偷偷摸摸干起了打下手的活,只是会雇佣小孩子的人寥寥无几。

我那小行当难得有了大手笔的委托,我瞒着师父兴致勃勃地来到了这个深山老林。

山路错综复杂,又是个常年没人来的野林子,不仅路难走得要死,还听山下人说这里有会吃人的妖怪,我祈祷着不会遇到妖怪,摘到了委托人要的灵芝后就在山上迷了路,眼看着太阳快下山,急忙间歪打正着碰到条小溪。

刚掏出水壶准备过去灌点水,隔着枝枝叶叶远远望见溪水淙淙边蹲着个个子不高的女孩子,扎着高马尾,穿着可爱的和服。

即使没有明显的妖气,我还是一眼认定了那娇小的女孩是个小妖怪。
曾经在师父的百鬼夜行画卷里见过类似的妖怪,似乎是叫“萤草”,是不会伤害人,有点胆小,很善良的妖怪。

我的心里升起了个念头,不如向她打听一下路该怎么走。

我叫住了萤草,萤草似乎被我吓到了,差点落进水里,我酝酿了一会措辞,开口道,“我不会伤害你的,我只是迷路了想问问路。”

“你是阴阳师?”萤草眨巴着眼睛看着我,可能是惊讶山林里为什么会有小孩子,眼神里依旧带着警惕,她没有直接逃走也是我走运了。
“算是吧,不过我只能通灵。”
萤草打量了我一会,腼腆地朝我笑了笑,“我也不知道下山路该怎么走……”

我叹了一口气绝望地望向快要落下的太阳,林里的风拂过一阵不详的妖气,通灵之人本就是魑魅魍魉最喜欢的食物,像我这么弱的阴阳师十有八九要丧命。

“要是不嫌弃的话可以来我们那等到早上再下山……”萤草有些犹豫地对我说,似乎在担心什么,我赶紧猛点头。

萤草这才也对我点了点头,我正高兴着捡了条小命,心脏忽得被不知名的恐惧感揪起,背后的深林里传来了令人战栗的妖气,几乎同时一个黑影从萤草的身后闪了过来,我还没有反应过来,头顶电光火石般削过了什么极其锋利的东西,那个黑影被那东西正中要害,化作一团黑雾伴着尖锐的惨叫,烟消云散。

一切发生不超过五秒,我心有余悸地看向黑影消失的地方,草地上还镶着一枚羽毛,刚刚瞬间展露的更为强大的妖气又在刹那里敛了起来,萤草绕过我向我身后跑去。

 

“大天狗大人!”

她喊道。

大天狗?我心里不由咯噔了一下。

“萤,走了。”

年轻的男声响起,好奇心和求生本能促使我转过头去。

一个带着可怖面具的人形妖怪立在萤草的面前,一对乌黑的翅膀收在了他的背后,这是我第一次在那么近的地方看到大天狗,在我脑海里大天狗只在师父的吹嘘,以及各种玄乎的传说里出现过,但眼前的大天狗却给了我十分莫名其妙的熟悉感。

 

“大天狗大人,那孩子迷路了,能和我们同行吗?”

一阵沉默里,隔着面具不能判断大天狗的表情甚至视线,“你叫什么?”

 

我没有料到他会问我这个问题,“我叫清明。”

又是一阵沉默,我害怕他误会这个名字,便赶紧解释道,“我的名字是清水的清,明天的明,不是和传说里那个大阴阳师同名的。”

“原来是清明啊,”萤草说道,“清明,晴明,果然还是和大天狗大人以前的主人很像呢。”

 

他是传说中那个大阴阳师晴明的式神!?我惊讶地看着眼前的这个妖怪,大妖怪的寿命往往长得惊人,这位大天狗的贵庚恐怕也是妖怪里的祖宗级别了。

大天狗没有再说话,只是对着萤草微微点了点头,萤草心领神会地招呼我过去。

“清明,大天狗大人很厉害哦,不用担心会有山妖的袭击……”萤草盯着我看了一会,眼里带着疑惑,“总觉得清明你有点眼熟呢。”

“你见过我?”

萤草摇摇头,“我没离开过这里,可能是错觉吧!说起来,为什么你会来这里?”

“有人让我来采个灵芝……”

“采灵芝?灵芝最远的也不会长在这里的。”

“这里是山林深处?”

“嗯,很深很深的地方了。”

我不经冒起了冷汗,上山不过是半天的时间,没理由迷路到深处来,匪夷所思间想到了师父曾经和我讲过的山鬼的故事,也许我能来到这里也是一种冥冥中的命运。

萤草和我唠嗑了一会后跑到了大天狗的身边,我默默跟在后面,萤草和大天狗说着一些无关紧要的话,无非是花草树木,见到了哪里的妖怪。

看起来十分少言的大天狗听得很用心也回答得很用心,这时候我才察觉到自己的锃亮的程度,暗暗开始猜测眼前的大妖怪和小妖怪之间那微妙至极的关系。

 

大天狗此刻摘下了他的面具,面具下是一张帅气的年轻男子的面庞,他用他蔚蓝色的眸子认真地注视着萤草,时不时还会伸手轻轻抚平萤草被风吹乱的几缕头发。

 

“今天是季夏的最后第二天了呢!”

“嗯,时间过得很快。”

 

我闻言一愣,挠了挠后脑勺继续锃亮锃亮地跟在他们后面,心说像大天狗这样的大妖怪竟然会有这样的时间观念?

 

“马上就要入秋了,到时候这片森林会变成金黄色吗?会遇到怎样的妖怪?”

“会,不止金黄,还会有红色,也有常青的绿色。在枫叶林红的时候,酒吞童子偶尔会来这里喝酒,茨木童子往往会追过来。”

“他们是大天狗大人的朋友吗?”

“算是旧友,不太往来就是了。”

“明明是朋友却不太往来,大天狗大人不会觉得冷清吗?”

“和他们没话说,说话对象有你一个也够了。”

 

“嗯,我每天都会和大天狗大人聊天的!那,这里入冬了会下雪吗?”

“会,银装素裹,有时会很冷,你怕冷。”

“还没经历过冬天呢,怕不怕冷也不一定呀,大天狗大人怕冷吗?”

“挺怕的。”

“大天狗大人原来怕冷啊,那我要多准备些药汤!”

“萤,别把药汤做得太苦了……”

“嘿嘿,大天狗大人也怕苦呢——对了,冬天会有什么妖怪呀?”

 

“在最北边的山里会有雪女,好几十年前因为恋慕一个人类而融化了。”

“雪女好可怜……”

“她觉得值得,便是个好结局了。”

“大天狗大人讲的妖怪和人类的故事总是很悲伤啊。”

“妖与妖之间也是如此。”

 

大天狗平淡而温柔的语气里缱绻着几分浓墨似的哀伤,又如湖泊惊澜里的游鱼,转瞬即逝。萤草似懂非懂地抬头谛视他背着落日阳光的侧脸,飞鸟缄默间,小心翼翼地握住了大天狗的手。

晚霞嵌在空中,光辉铺砌,树木到这里已经开始稀疏,左边是一座断崖岩壁,层层叠嶂的群山,右边是更加幽深的丛林,已经看不清道路。

他们在夕阳的余晖里,牵着对方的手慢慢向着不知名的前方走去,仿佛是一幅若即若离的画,安静得近在咫尺却遥不可及。

我在后面走着,有意无意地与他们保持了距离,那股谜样的熟悉感再次升起,昏黄渐深,恍惚的一瞬,眸瞳将另外两个虚无缥缈的背影重叠,我蓦地想起了百鬼夜行卷上关于萤草的记载——“季夏三月,腐草为萤”,枯朽的草会变成萤火虫,而每十年才会有萤草妖怪诞生,普通萤草的寿命也十分短暂,夏末秋初时会同黯淡的萤光一起落叶归根。

时间过得很快。

大天狗说这句话会不会是因为——

 

“清明,到了喔!”

我的思绪被萤草糯糯的声音牵回了现实,不知不觉竟是来到了一座神社屋房前,没想到这样的深山穷林中会有这样的地方。

“果然你可以穿过大天狗大人设下的结界啊。”

“结界?”

“在山的各个地方都设有结界,普通人是不会走到这里来的,唔,大天狗大人的结界很强,原本是连阴阳师也进不来的……”

这码事听得我心里直痒痒,理智告诉我不可能,可脑子还是管不住地往别的地方想,或许其实我是很牛逼的阴阳师只是被尘世埋没了而已?

 

在我疑惑之际,大天狗慢悠悠地偏过头,发话。

 

“你就是晴明吧。”


评论(6)
热度(157)

© TLZIYOU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