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LZIYOU

休闲废透,沉迷学习

【大天狗x萤草】夏萤(二)

不好意思让大家等了那么久才更新这篇文……
这个故事比我预计的要长上不少,我会努力在近期内完结的


大家食用愉快w



“你就是晴明吧。”
大天狗的肯定语调让我不明所以,在我绞尽脑汁之际,大天狗已经转身往屋里走去了。
萤草提着纸灯笼招呼我跟她过去,她带我在神社里参观,马尾在脑后欢快地摇晃,边走边哼着小曲。

我忍不住问她,“萤草,刚刚大天狗说我就是晴明,是什么意思?”

萤草歪头思考了一会,“人类有轮回一说吧,也许清明就是那位大阴阳师的转世呢。”

我不由咧嘴笑了起来,投胎转世着实是件暧昧的事情。

萤草明显知道得没有大天狗多,我干脆不再细想,转移了话头,八卦起来,“对了,萤草你和大天狗是怎么认识的?”

萤草眨巴着眼睛,没有立刻回答我的问题,而是专注地望着不远处在黑夜里闪闪烁烁盘旋的萤火虫。

“从我出现开始,大天狗大人就已经在我身边了。”

我好奇地顺着萤草的目光望向悠然漂泊的萤光,明明灭灭,再一次想起了萤草的传说。

“萤草妖怪是不是生于枯草萤火之间?”

萤草点点头,咧嘴一笑。

直觉告诉我大天狗与萤草之间有一个很长很长的故事,便直了直背,侧耳倾听。

“嗯,大天狗大人说,我出现得要比其他的萤草妖怪早——在离这里不远的地方有片芦苇丛,我就是在那里诞生的。”萤草回忆着,“起初听见了笛声,在我醒后便看见了大天狗大人,是他吹着竹笛,那段旋律听着十分耳熟,可是之后大天狗大人再也没吹过那首曲子。”

“再往后我便跟随了他,每天都很开心,只是大天狗大人从来不许我走太远,而且也很少会提起他自己的事情……”萤草顿了顿没再继续说下去,而是继续望着慢慢飞舞的萤火,眸瞳里星星点点写满了读不懂的情感,“夏天要结束了,萤火虫也要消失了,好可惜。”

“等到明年夏天就能再看到萤火虫了。”我应道。

萤草颔首,不语间远处的天空传来了清脆婉转的竹笛吹奏声,一丝半点压制不住的情感在枝叶摇曳里搁浅。

这应该就是大天狗的笛声。

 

当我从乐律里回神,萤草已经走出了好一段路,我赶紧尾随上去,可无论我加快步速或是奔跑,我与她总是间隔了微妙的距离,我扯开嗓子喊她的名字,喊了很久她才停住了脚步,转过身,我没听清她说了什么,而且觉得她说话的对象也不是我。

 

笛声戛然而止,白光刺得我闭上了眼睛,再次睁眼时,已经身处在一间铺满榻榻米的房间,四周空荡荡的,在朝南的墙面上挂着一张赤红色天狗的面具,我迈步向那张面具走去。我刚跨出脚,高空下坠感便将我拖入了某个空间。

 

耳畔再次响起了竹笛的声音,与大天狗截然不同地,这竹笛的音调里多了份轻快。

眼前是一片芦苇地,芦苇在银月的光芒下似乎在发光,我忽地意识到了笛声熟悉感的原因,这旋律和萤草带我参观大天狗神社时哼的小曲很像。

 

“笛声……?”一个女声在我身后响起,我扭头就看到了萤草,正当我准备询问,她径直穿过了我循声向笛声的方向走去。

我马上明白了过来,跟上了萤草,离笛鸣越来越近,直至笛声停止,一对黑色的羽翼在圆月前猛地撑开,似是示威般,悬立在低空的青年用他那蓝眸俯视着我们,浑身上下透着股桀骜不驯。

“哪里来的小妖怪。”

萤草抬头仰望他,她看得出神,没有丝毫畏惧的样子。

青年微蹙起眉,神情里闪过了一丝不悦,重复道。

“哪里来的小妖怪。”

萤草察觉到了自己的失礼便自报了家门,青年慢悠悠落下,萤草向他礼貌性地鞠了一躬,抬头还是没有挪开视线,四目对视了将近十秒,“小妖怪,你知道大天狗吗。”

萤草点点头, “听说过!”

“那你知道大天狗的笛声可以蛊惑人心的吗。”

“这个倒是没听说过呢……但是,那么温柔的笛声,确实会让人忍不住入迷呢。”

“你觉得我的笛声温柔?”

“嗯!”

“真是个奇怪的小妖怪,是叫,萤草对吧?”

“是的,大天狗大人!”

大天狗看着萤草,隔着蒙蒙胧月一点似是非是得笑意跃上眉梢,“你这样弱的小妖怪,待在这里会有危险的。”

萤草恍然大悟地睁大了眼睛,随即又露出天真无邪的笑容,“我可以再侧耳倾听一会吗?” 

 

青年挑了挑眉,垂眸,墨色的眼睫遮住了瞳孔里难以捉摸的神色,弧形唇瓣微微上挑,将笛子挪到嘴边,吹响。

依旧是刚刚的旋律。

 

这个变扭的青年就是大天狗没跑了,他的面容与现在几乎没有区别,这里难道是大天狗的记忆空间?

 

我席地而坐,撑着脑袋边旁观边瞎猜。

 

思绪翩跹间,一阵黑风呼啸而过,场景立刻跳转到了妖气弥漫的古都,我一个机灵深蹲连滚带爬地躲过了发狂的妖怪,抬眼就看到了匆匆摇晃的暗红色马尾,虽然她变了很多,但我认出了那个女孩子是萤草,她举着蒲公英像狠狠一击打飞了妖怪,救下了神色慌张的人们。

“哇啊啊妖怪!又是妖怪!”

“快跑啊!”

人群很快就乱成了一盘散沙,萤草似是习惯了这种情况,继续向下一个妖怪冲过去,伤痕累累时,咬牙将药草敷在伤口上,使出一招治愈之光。

黑雾弥漫的古都上空落下了一根乌色的羽毛,诡秘的笛声响彻四方,大天狗手执着扇子,阴沉着脸傲视落魄不堪的断垣残壁。

萤草停住了脚步,她愣在原地,转身朝着大天狗的方向跑去,用尽全力喊道。

“这里太危险了,请赶快离开!大天狗大人!”

“大天狗大人!”

“大天狗大人!”

 

无论她喊得多么歇斯底里,大天狗都无动于衷地立在房屋的顶端,萤草进入了他的视线范围,她毫不气馁地喊着大天狗,不知大天狗是没有看见萤草,还是故意对她置若罔闻,他举起扇子,张大羽翼。

“一切都是为了我的大义。”

 

“大天狗大人——”

萤草金色的瞳孔里充满了错愕与恐惧,转瞬间,毁灭性的飓风袭来,席卷了整个糜烂的街道,好在一个身着粉色和服得女孩子落下了保护伞,这才将飓风的伤害减少,街道才得以幸免。

 

萤草跪坐在地上,攥紧了蒲公英,自言自语。

“已经不记得我了吗……也是啊,都过了那么久了……”

 

她咬着下嘴唇,很快就从失落里清醒了过来,她站起来,治愈之光落下,和另外的妖怪一起在粉和服女孩的指挥下,向大天狗进攻。

 

此刻眼前过分真实的百鬼夜行着实壮观,狂风呼啸着,我仿佛看到了古书所记载的平安时代,并置身于那个乌烟瘴气的京都。

时间没给我喘息的机会,场景再次跳转到某个庭院之中,樱花开得正旺,一个白发的男人从我眼前走过,穿着古旧而不失华丽,面容竟然和我有几分相像。

他身边穿着巫女服的年轻女性往我这看了一眼,我顺着她的目光望见了不远处的大天狗和萤草,他们正坐在樱花树下吃丸子点心,还有几个小妖怪盘算着要爬那棵老樱花树。

 

“京都的事情暂时是告一段落了,只是没想到大天狗会来这里。”

“大天狗和萤草似乎是旧识,能重聚也是一种缘分呢。”

“是啊。”

 

白发男人和年轻女性走远了,我的腿还在颤抖,步履阑珊地靠近那棵樱花树,在树边坐了下来,脑子还在嗡嗡作响,在这个空间里待着似乎也会消耗我的体力。

 

“你又变回来了啊,之前头上还有犄角。”

大天狗在自己脑袋上比划着,惹得萤草扑哧笑出了声。

“只有战斗的时候我才会那样的……是不是很奇怪?”

“你一直都很奇怪啊——开玩笑的。”

“大天狗大人……”

“萤草,之前没记起你,抱歉。”

“是啊,大天狗大人真是太过分了!”

萤草双手抱在胸前,气鼓鼓地说,“不过,现在记起来了就行了,把丸子给我就原谅你!”

大天狗毕恭毕敬地将手里的丸子递给了萤草。

樱花的香味氤氲着,闻着很是舒心,大天狗顺手从萤草的脑袋上取下了一枚花瓣,透过枝叶的缕缕阳光愈加柔和,一切在不知不觉中如同雾里看花般让人恍惚,大天狗的声音也渐然空灵模糊。

 

他对她说。

 

“好久不见。”



----------------TBC----------------


评论(1)
热度(57)

© TLZIYOU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