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LZIYOU

一个土味画手

【大天狗x萤草】夏萤(三)

写到这里已经有八千多个字了,不出意外的话,下一章就是完结了


大家食用愉快w



天光初蒙, 一棵常青树立在庭院里被寒风吹得瑟瑟发抖,我一时没能习惯直线下降的气温,原本的疲劳被寒冷驱散,我抱紧了双臂打着哆嗦,眼前的场景已不再是刚刚的庭院,样式看起来更像大天狗的神社。院房的门敞开着,本想直接蹦进屋里,隔着走廊就闻到了某种对光棍很恶意的气息。萤草缩在大天狗的怀里,抬眼静静地端详着大天狗,大天狗用自己的翅膀护着萤草,双眼闭着似乎在打瞌睡。

我不由感叹,心说反正是记忆空间,还是厚着脸皮在屋里坐了下来,刚坐下,两边就形成了人生赢家抱妹,单身汪抱腿的鲜明对比,不经内心泪流满面,怀疑自己的桃花运都在上辈子败光了。

 

大天狗的眼睑微抖,睁开了眼睛。

“萤,我睡了多久?”

“一场小雨的时间。”萤草望着大天狗,大天狗一脸宠溺地与她相视,问,“怎么了?”

萤草摇摇头,“只是在想,大天狗大人的梦里会有什么呢。”

“梦?”

“嗯,以前比丘尼大人告诉我,无论人还是妖怪都会做梦,梦里会出现最想得到,最珍惜的事物。”

“梦见过,”萤草晃了晃脑袋,“不过要保密,梦和愿望一样,也许说出来就不灵了。”

“那我的梦也要保密咯。”

“大天狗大人……”

大天狗轻轻笑着用骨节分明的手拍了拍萤草的脑袋,“太苦的料理还是饶了我吧,萤。”

“我会手下留情的——如果梦能够实现,那肯定会是很好很好的将来吧。”萤草咧嘴一笑,眼里满是期待,“啊,下雪了。”

 

雪花飘飘悠悠,萤草探出头看得出神,“可惜先前下过了雨,雪没有办法积起来了啊。”

 

萤草的话音刚落,又一股空间跳跃感袭来,或许见证完所有的回忆我就可以离开这个充满恋爱酸臭味的记忆空间。

 

 

本以为我会像先前那样进入下一个时空,可这次却像走马灯般闪过了数不胜数的记忆片段,每一格画面都是萤草,她的一举一动,一颦一笑,都如同翩影惊鸿般在我的止步不前中闪现,如此庞大的记忆量可不是十年半载能累积下来的,距离传说的那个时代,少说也有百年的岁月。

作为大妖怪的大天狗和小妖怪萤草之间必然存在着寿命的差异……那,萤草到底是……

眼泪从眼眶里止不住地流下,双目已经到达了无法承载的地步,我却不由自主地移不开眼,脑中再无法装下除此以外的事物。

 

就这样不知过了多久,更加离奇的事情发生了。

我来到了一个妖怪大本营,莫名其妙地我附身在了一只帚神的身上,从上帝视角跑到了龙套视角。听身边忙忙碌碌干家务的帚神说,这里是中部的大统领本家,我问那个帚神大统领是谁的时候,他不紧不慢地先骂了我脑子有毛病,然后两眼光地说那位大人是无人不知的大天狗,在史册上有过大天狗统领中部大陆的记录,也是从那个时候大天狗的形象从恶转向了善,顺便我也知道了大统领背后支持他的女性是萤草这件事情。

 

虽然满打满算我已经被狗粮淹没了,但看到大天狗和萤草顺理成章地走到了一起,心里竟十分欣慰,这种心情如果要形容的话……可能就是当爹的看儿子女儿非常顺利还两情相悦地嫁出去了。

 

想到这里我才感到了违和,无论是记忆空间,还是刚刚掠过的片段,在这里贮藏的满是些美好的回忆。

 

我继续向那个帚神打听小道消息。

“大天……大统领现在在哪啊?”

“大统领去哪了不是我们管的,我们要做的就是好好大扫除,你想偷懒?”

“那萤……统领夫人呢?”

“统领夫人每天做什么也不是我们管的,我们要做的就是好好大扫除,你想偷懒?”

“算了不问你了。”

要是我有手现在肯定是扶额冷汗状,变成一只帚神我也是拒绝的,这感觉就像演戏演了块石头一样。

我放弃了和帚神对话,在这大宅子周边乱晃了半天后不出意料地看到了萤草,她不再像先前那样一副小巧玲珑的模样,稍微长了点个子,亭亭玉立了不少,和记忆片段里往后的萤草一模一样,只是她一直都坐在屋宅后的芦苇从前,似是望着远到肉眼看不到的地方。

我蹦到了萤草的旁边。

“这里好久没有客人来了呢。”

萤草先开了口,转头看向我,浅浅地笑着。

“客人?”我有点惊讶,“这里不是大天狗的记忆空间吗?”

“是,但不完全是,要形容的话,这里是千千万万记忆群中的一个夹缝。”萤草说,“你还是来了呢,晴明大人。”

“我,晴明?”我试探性地询问萤草。

“没错,当初是我请求你把我的一块灵魂碎片留在这里的,一开始我都没认出来是晴明大人呢,转世之后和以前差好多啊……不做人了?”

萤草用开玩笑的语气一本正经地吐槽我,我的膝盖仿佛中了一箭,如果帚神有膝盖的话。

“我只是……附在了帚神身上。”

“毕竟大天狗大人在这里刻下的岁月,在晴明大人本人都不一定可以承受,所以晴明大人残留的力量给了你自己这样一个载体吧。”

“我想和晴明谈谈人生,就不能给个好看点的皮吗。”

萤草扑哧笑出了声,“这样也很可爱喔,晴明大人,你见到大天狗大人和‘我’了吧。”

“见到了,不过外面的你和这里的你印象很不一样啊,还有,你为什么像失忆了一样?”

“因为真正的我早已经不在世上了啊。”萤草轻描淡写道,“在外面的是过去的,也是当下的‘我’。晴明大人来到这里之前,看到了多少?”

“你们的相识,再次相遇,和很多零零碎碎的片段。”我说,“他的记忆里都是你。”

“……晴明大人,如果你爱上一个人,又不能与那个人在一起,你会让那个人离开吗?”

“是很喜欢很喜欢的话——还是不会轻易放手吧。”

“嗯。”

“你一直都在这里吗?”

“不全在,大天狗大人用结界的力量将‘我’留在了外面的世界里,每隔五十年‘我’会以新生的姿态存在于季夏。”

“那季夏过后呢?”

“‘我’会消失,回到这里,虽然五十年里大天狗大人看不到我,但只要我集中精神,就能在这里望见他。有点不公平,是吧?”

我沉默了一会,开口,“一直看着他,你不会觉得难过吗……”

“只要能看着大天狗大人,能陪在他身边,也足够了。那时的愿望,好好实现了呢。”萤草说道,神情认真了起来,“晴明大人,很感谢你能和我聊天,最后我还有一个请求。”

 

“请不要告诉大天狗大人我在这里。”

萤草笑得很轻很轻,她的眼里再次出现了我读不懂的情感。

 

我想起了之前萤草说的话——“夏天要结束了,萤火虫也要消失了,好可惜。”

 

“萤草,你是不是已经……!”

 

萤草将手指抵在她的唇前,作出了一个禁声的动作,脸上的笑意如渐淡的涟漪,散开。

 

“嘘,到时间了。”

 

语落,我的两眼一抹黑,思绪随着起初时的高空坠落感被拉扯到了先前那个铺着榻榻米的房间,房屋里的光线很暗,空气里有厚重的尘埃气味,墙上的天狗面具消失了,恍如隔世般的不真实感让我怀疑起自己的处境,突然,从我的背后传来了门被打开的咯吱声,随后我看到了站在门口的大天狗。

 

“萤说你不见了,果然是来了这里。”他说,“你在那边,看到了多少?”

我见他一副不紧不慢的模样,赶紧对他喊。“萤草,萤草的灵魂碎片在那里!天狗面具的里空间那!”

“我知道。”

“你知道?”大天狗的回答出乎了我的意料。“那你怎么不去那里找她?”

“我不能去。”大天狗垂下眼帘,“如果我去了,她就不会留在那里了。”

“为什么……”

“当你很爱一个人的时候,你会让她走吗?”

我一愣,大天狗问了我和萤草一样的问题,在我回答之前,大天狗说,“是我的话,我不会。”

我再次失了语,同时也意识到,他们两个之间的情感不是我能够插嘴的,我支支吾吾了半天,问出了个很白痴的问题。

“那天狗面具里的记忆其实是个封印?”

“不。”他摇摇头,苦涩地微笑道。

 

 

“那是我的梦。”


---------------TBC------------

评论(2)
热度(53)

© TLZIYOU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