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LZIYOU

一个土味画手

【大天狗x萤草】夏萤(四)


大天狗虽是大妖怪,妖气却十分地微弱,我迈出沉重的步子,跟着他走出那间尘封已久的屋子,脑子里还在不停地嗡嗡作响,先前被寒冷驱散的疲劳再次返回到了身上,在跨出房屋的那一刻,朝阳的熠熠光芒刺目耀眼,我脚下踩了个空。

倒下的时候,我在模糊里看到不远处匆匆跑来的萤草,大天狗的背影,以及一颗不应季节的蒲公英种子落在了他们中间。

在混沌的意识中,在光芒另一头站着一个白发的年轻男人,他曾在大天狗的记忆里出现过,我想,那就是安倍晴明,他对着一张空荡荡的棋盘,举棋不定间,他抬头对我露出了意味深长的微笑。

我们进行了对话,只是对话的内容在我醒来后便记不得了,我起身,发现疲劳就像我与安倍晴明的对话一样,烟消云散。

一边的萤草枕在大天狗的双腿上睡熟了,大天狗轻抚着她的脑袋,见我醒了,对我说,“萤睡着了,说话小声一些。”

看着呼吸均匀的萤草,我大致猜到了能那么快恢复的原因。窗外的夜已深了,看样子我昏迷的时间很长,和委托人约定是五天内采摘到灵芝回府,我那首笔小生意恐怕是泡汤了。

我朝大天狗点点头道了谢,稍稍犹豫了一会,还是压低了嗓音问他,“你设下的这个结界是为了延续萤草的生命?”

“嗯。”

“是不是只要你一直维持这个结界,萤草就会一直轮回下去?”

大天狗闻言皱起了眉,显然他不是很想回答我这个问题,我也沉默了一会,见他不说话,心里的疑问也有了八九不离十的解答,我本想验证自己的猜测,大天狗却叹了口气。

“萤的时间不多了……”他的嗓音略略沙哑低沉,“即使我还能坚持下去,结界也不是万能的。”

我忽地想起在夹缝空间里萤草对我说的那句时间到了,我抿紧了嘴苦恼起来,过之前的几次对话,大天狗对萤草的状况知道的远比我多,思来想去,我说,“有什么可以加长萤草现有生命的办法吗?”

大天狗盯着我看了一会,“办法是有,但是代价很大。”

“什么办法?”

“你在我的结界基础上,再设下一个续命结界。”

“代价呢?”

“你的生命。”

我倒吸了口凉气,我没谈过恋爱,甚至还没有喜欢的人,所以我不能对大天狗与萤草之间的情感感同身受,对如此一对跨越时间相恋相思的老夫老妻感动之余,内心里也升起了几分忧虑。

对方可是妖怪,人类的道德约束是不顶用的,对彼此深爱的人,到底能做到哪一步?

 

“你没必要为了素未谋面的妖怪牺牲自己,我和萤也不需要你的牺牲。”大天狗看透了我的心思,发话一语破的让我冷静了下来。

“那……你知道萤草的时间还剩多久吗?”

“不清楚,可能是到下一个五十年后,或者下下一个。”

 

我再次不做声,不知是有意还是无意,大天狗跳过了“今年”,我忽地就明白过来,眼前的这个大妖怪虽口上说得那么云淡风轻,但其实一直都是那么固执,执着地认为,他与她的故事还可以更长更长。

 

对话是继续不下去了,就像大天狗说的,我和他们只不过是见过几面的过客一场,没有庸人自扰的必要。

这时我才发现,我的手边多了一把似曾相识的扇子,我拿起扇子寻找端倪,看了一会恍然大悟,这好像是安倍晴明常年带在身边的那把。还没来得及吃惊,倏尔,我的心脏像上次在林里被妖怪袭击时一样猛得揪起,大天狗眼皮一跳,抱起萤草向旁边一闪,几乎是同一时刻,巨大的黑影冲破了屋顶,瓦砾横飞,烟雾弥漫。

我在地上翻滚,稳住身体惊愕地抬头,一个鬼头妖怪赤红着眼漂浮在空间,左右巡视了一番后向大天狗的方向冲撞了过去,大天狗用翅膀替萤草挡住了碎石,他的身手十分敏捷,一个转身向天上飞去,鬼头紧随其后,我拨开砖瓦,见房屋摇摇欲坠,赶紧飞奔到了外面。

大天狗降在了我的面前,他小心翼翼地把萤草放下,让我在这待着,照顾好萤草,随后像阵风似的再次飞上了高空与鬼头搏斗。我抱着萤草跪坐在地上,那个鬼头到底是什么我也不知道,但为什么这里明明有大天狗的守护结界,这样晦气幽怨的东西会撞破神社?

这样的鬼头肯定远不如大天狗的妖力庞大,可大天狗与它却打得不相上下,无论是鬼头进入结界,还是大天狗平时妖气微弱,又或是我能进入结界,内心里很快闪现了答案。

 

长年累月地维持结界,已经消耗了他太多的力量,以至于衰减到了现在这副模样。

 

大天狗暂时落了下风,一个大意被狠狠撞了出去,鬼头在此刻将目标转向了我们这边,以难以置信地速度飞冲过来,我想逃跑,潜意识却告诉我逃跑没用,大脑空白间,情急之下我将那把扇子甩开,用尽全身的力气大吼。

“急急如律令!”

一道白光挡住了鬼头,瞬间将它消失殆尽,一切发生得又如此之快,曾在梦中出现的安倍晴明此刻在白光中露出若隐若现的笑意,伸手将手中的棋掷给了我,直觉告诉我,刚刚消灭鬼头的就是他的力量。

萤草依旧在沉睡当中,大天狗这个护妻狂魔不知何时就已经挡在了前面,可能连他也没想到为什么我突然就拥有了如此的力量,他转身先查看了萤草的情况,我总有一种只要她身上有伤口我就要被风刃剐的预感。

大天狗蹙了蹙眉,似是发现了不对劲的地方,他伸手握住了萤草的手,脸色沉了下来。我没敢当着他的面去碰萤草,低头望见萤草白皙的手已经渐渐变得透明,我抿了抿嘴唇,问他发生了什么,我的话才说了一半,妖气再次袭来,就像被压制了很久突然爆发一样。

我将晴明的扇子递给了大天狗,他会意接过,注入妖力后向着大地重新构建了结界。

快速做完这一切后,他急匆匆地抱起了萤草,瞟了我一眼后在我脑门上凭空画了个符,随后一股力量拉扯着我随同他们一起跃上天空。

视野在云雾中愈加清晰之际,在身下的是一片无际的芦苇丛。萤草和我说过,她是在一片芦苇丛里有的意识,他们初次相遇彼此的地方也是在这样的一片芦苇丛中。

我的脑中一个机灵,季夏三月,腐草为萤,现在已经是季夏的最后一个晚上了。

不好的预感敲击着大脑,大天狗的飞行已显得有些吃力,而平时的他妖气又弱到了微乎其微的地步,或许,即将敲响钟声的不止是萤草,大天狗的时间也所剩无几。

他有些狼狈地降落在芦苇丛中,而我则是直接从空中摔了下来。

“往芦苇丛的东边走,会看到小路,沿着小路一直走,就能安全出山了。下山后记得要召集阴阳师重新封印这个地方。”

大天狗跪坐下来,对我说。

“大概你也猜到了,我的妖力早大不如从前了,到现在连封印住妖怪的力气也没了。”大天狗依旧怀抱着萤草,坐在微风中轻轻摆动不定的芦苇丛间,他静静地凝视着虚弱的萤草,眉宇间驻留的,是我看不懂的那种情愫,和萤草望着萤火虫时的神态如出一辙,“她的愿望是有一个和平,大家都幸福的世界。我能做的,只有不断地铲除封印掉那些作恶的妖怪,至少确保在这里不会有任何的动荡不安。”

“不是的。”我第一次开口否认道,“萤草的愿望,不是这个……她不让我告诉你,她就在你的记忆空间里,还问了我一样的问题,‘如果你爱上一个人,又不能与那个人在一起,你会让那个人离开吗?’”

大天狗抬眼看向了我,我继续说,“我告诉她,很喜欢很喜欢的话,不会轻易放手。她不希望自己成为绊脚石,让你在这里结束啊……”

我结束了发言,大天狗并不如我所想的那样面露愠色,反而忍不住轻笑了几声,“她原来会考虑这种事情啊,只是,到此为止,是对我而言最好的结果了。这是很早以前就决定好的事情。”他垂下头,在萤草的耳边用仿佛微风般的声音说,“让我和你一起走吧。”

大天狗说着,从袖中抽出了竹笛,吸气,吐出,只在遇见她时,她轮回重生时,吹奏的音律彻响。

眼前又出现了那颗不应季节的蒲公英种子,而当我伸手想要触碰蒲公英时,却只是一抹虚幻的残影。

萤草慢悠悠努力半睁开了眼睛,笛音停止,她伸手,抚向他的脸颊,他将手覆在了她的手上,她那毫无血色的脸上,如昙花般绽放开了虚弱而美丽至极的笑容。

“大天狗大人……我可以再侧耳倾听一会吗?”

“嗯。”

他不慌不忙地回答她,再次吹响了竹笛,原本如流水的旋律,此刻却是那般地平静,似是倾诉着一切想说的话语。

 

“我爱你。”

 

不知笛声持续了有多久,直至世界沉入无声。

群草乍冷,夜晚的秋意刚刚浓起,皎月透过缝隙散下一米光芒,萤草的身体终是彻底透明,大天狗也终是握不住那支鸿毛般的竹笛。凄凄的月夜里,一点星屑般的萤光,悄然落在大天狗的唇瓣上,消失不见。

大天狗的眼里已经失去了神采,阖眼露出了一抹安详的微笑,芦苇环绕上了他的身体,落叶归根。

 

蒲公英需要风来带走,这是一场注定无法停留的爱,短暂得像她的生命,漫长得像他等她的那一个又一个的五十年。

 

我在远处站了很久,残月逐渐变为了圆月,我转过身告诉自己。

 

该走了。


------------FIN------------


总算是写完了这篇文,虽然是玻璃渣,不过说句不负责的话,这或许是在这个设定里最好的选择了……

出于好奇查过几个花语。

蒲公英:无法停留的爱

芦苇:韧性、自尊又自卑的爱

其实一开始选芦苇只是个直觉而已并没有多余的想法x

因为文写的时间隔得比较长,这次完结确实是有些仓促,毕竟很多想法已经记不得了……


顺便一提,狗尾巴草的花语是暗恋喔


感谢大家能够看到这里。

评论(10)
热度(30)

© TLZIYOU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