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LZIYOU

休闲废透,沉迷学习

【诺普】Stand by you (双王设定)

CP诺普

双王设定注意




0.

椭圆形的大厅内,一道白光从上往下照亮了每个人的面庞,坐在大厅两侧的人,以肃穆的表情注视向双方,无形的刀光剑影在难以言喻的压迫感中膨胀。


一黑一白,在两张王座上端坐的王者不言不语,放任时间不紧不慢地流逝。


秒针带动着分针转向整点,伊格尼斯从座位上站立起来,所有人也在皮鞋沉重的回声中起立,他走到台前,双手托起了放在中央,

刚刚签署完毕的协议。


这一切都在室外的大屏幕上直播着,聚集起来的人犹如山海,有人沉默叹息,有人窃窃私语,却没有一个人的脸上洋溢着笑容。


沉寂得像个不应该如此沉寂的夜晚。


“既然无聊的话,我给你说个故事吧。”

“什么故事?”

“两个人,从挚友到对立国家的王子,直至成为国王。”

“听上去很有趣。”

“那我就开始讲了啊——”


1.

“没想到事情会变成这样。”

伊格尼斯瞥了一眼诺克提斯那扇没有锁住却没人会踏进去的房门,伸手推了推鼻梁上的眼镜,皱紧了眉头,将视线挪回已经关掉的电视屏幕上。

一旁的格拉迪欧坐在沙发上,因为太久的沉默,声音也沙哑了起来,“诺克特待在房间里多久了?”

“超过一整天了,准确地说是二十六个小时。”

“也该冷静了。”

“希望如此,受打击最大的是诺克特,普朗托对他的重要程度不言而喻。”

“就和肉料理一样重要吧。”

两个人对视,谁都笑不出来。

“进屋去看看怎么那样?”

在一段短暂的无言后,格拉迪欧提议道,伊格尼斯没有回答他,格拉迪欧只好无奈地摇摇头。

“进去了也只能看到我们的没骨气王子瘫坐在床上嘀咕‘原来是这样’——之类莫名奇妙的话吗……实在不行我就把他扛出来吧。”

“还是等诺克特自己冷静下……”伊格尼斯话挂到嘴边还没说完,房门从内向外打开,发出了吱呀一声。

诺克提斯脱了力似的从门里走了出来,手中还拿着一张已经被揉得完全看不清内容的纸。


伊格尼斯和格拉迪欧惊讶地看向诺克提斯,他靠在门旁,不知是泄了口气还是松了口气,颓废地幽幽开口。


“我饿了。”


2.

不算明显的夕阳印得天空泛出错落的昏黄,橙白的路灯星星点点地亮起,穿着制服的学生们也陆续结伴走出了校门。


“今天来我那吃饭吗,普朗托。”

诺克提斯略斜过头看向边走边朝着地面发呆的普朗托。

“当然了!”普朗托笑嘻嘻地回应诺克提斯,“伊格尼斯今天会做什么料理,想想就很期待——反正诺克特也只吃肉吧,偶尔也应该吃点蔬菜啊。”

普朗托装出无可奈何的模样,推着不存在的眼镜压低声音说道。

“啰嗦。”诺克特一拍普朗托的后背,还不忘补充一句,“装得谁啊,一点也不像。”


“明明很像。唉,明天是高中最后一个学期的小测验啊,不加把劲不行啊……”普朗托生无可恋地将提包抱在了胸前,掰着手指自言自语,“数学语文历史政治……”。

“明天是主科目考试,大概不会好过吧。”

“诺克特真是无忧无虑啊。”

“毕竟我可是王子。”

“不如这样吧,诺克特,我回家把教科书拿过来,让伊格尼斯帮我恶补一下!”

“直接去拜托伊格尼斯,他肯定会同意的。”

“那我赶紧回去拿教科书,回头见,诺克特!”普朗托跑出去老远,朝着还站在原地晃悠的诺克提斯挥了挥手,诺克提斯投以一个微笑,也抬手向他道别。

诺克提斯以为普朗托会像往常一样提前敲开他的家门,用总是洋溢着快乐的声音将属于他的温度带入屋子。

而事实上,这次普朗托没能如期而至,诺克提斯耐心地等过了饭点,终于抛开以往的矜持,打开了手机,只是普朗托不回邮件也不接电话,如同人间蒸发了似的。

没来由的烦躁与不安感被突然响起的回电打断,听到电话那边一如既往的声音他才轻叹出了一口气。

“诺克特,抱歉!今天我来不了了。”

“临时有急事吗?”

“算,算是吧。”普朗托的声音有些支吾,随即又提高了自己的音调,“我的父母今天回来了……所以……”

“这样啊,那好好和他们一起吃晚饭吧。”

“嗯。还有,”普朗托稍作停顿似是在尝试组织自己的语言,“我会跟着我的父母离开王都几个月……”

“什么?”

诺克提斯一时半会没能消化普朗托突如其来的话语。

“我暂时不会去学校了……”

紧接着的是令人窒息的沉默。

“诺克特?”

手机里传出了小心翼翼的电子音,诺克提斯整理了一下乱成一团的思绪,抿起微张开的嘴。


“我知道了。”


说完,不知是出于怎样的心情,诺克提斯就挂断了电话。


然而这一挂完他又后悔了,甚至能联想到无数形容自己的词语,小肚鸡肠王子,耍性子王子,废柴王子等等诸如此类……


纠结来纠结去还是给普朗托发了一条“玩得开心”的信息,想着肯定会收到普朗托不痛不痒的吐槽回信,只是左等右等,那条信息和别的所有信息一样,没有收到回复。


3.

“诺克提斯王子今天怎么是一个人?”

“对啊,平时他身边都有另外一个男生,是叫什么来着?普莱托?”
“是普朗托·阿金塔姆,我听前辈们说过他。”
“是什么来头?”
“就是一介平民而已,也不知道为什么会和诺克提斯王子走那么近。”
“会不会其实是什么隐瞒身份的,大富豪的儿子?”
“很有可能,我也听说是个大官员的儿子,不然怎么会那么久都没人找他麻烦。”
“有道理,等等……诺克提斯王子是不是刚刚朝这里瞪了一眼?”
“我也看到了……我们还是快走吧!”

“诺克提斯王子这一个月都只独来独往啊,回归‘孤僻王子’了?”
“喂,你快看这个新闻!”
“新闻有什么好看的。”
“你快看,难怪那个叫普朗托的家伙不在我们学校了!”

伊格尼斯和格拉迪欧的内心里无比复杂,而复杂的原因除了屏幕上播放着的新闻,还有朝着屏幕瞪大了眼睛,一小时内只在五十分钟前大喊了一声“怎么可能”的诺克提斯,他像是中了石化般一动不动。
新闻依然我行我素地播放着,声响在室内显得格外响亮刺耳。
“关于尼福海姆帝国的皇位继承人,已经确认会是皇子——普朗托·艾尔德卡普特。”
不是普朗托·阿金塔姆,而是普朗托·艾尔德卡普特。


“原来是这样……”新闻播放结束了很久后,诺克提斯终于说出了第二句话。

此后,他浑浑噩噩地把自己关进了房间,瘫坐在床上,一直重复着这句话。



4.

余晖被筑建起的厚重城墙遮挡,电车内渐渐从拥挤不堪到了空无一人,到站后,普朗托拎着书包匆匆向家的方向跑去。
风掠过耳畔,撩起他金色的发丝,突然回想起了小学,以及初中那些跑步减肥的日子,像是个追逐耀眼太阳的无知孩子。
或许是受了奔跑的影响,普朗托的心情一下好了起来。

直至他望见一个从来没见过的中年人站在他家的门前,口中哼着的小曲停下,普朗托狐疑地在不远处观察那个浑身漆黑的人,那人察觉到了普朗托的眼神,弯腰低头向他行了一礼。

普朗托稍稍犹豫,还是向他走了过去。
“普朗托·艾尔德卡普特大人,初次见面,我是来接您的。”
他的声音和普通的中年人没什么两样,而说的话却十分匪夷所思。普朗托还没有放下警惕心,他试探性地重复,“普朗托·艾尔德卡普特?”
中年人点头,“这是您的真实姓名。”
普朗托一怔,路西斯没有人不知道——“艾尔德卡普特”是尼福海姆帝国皇帝的姓氏。
“这是什么新型的诈骗方式吗……”
“您是尼福海姆帝国唯一的皇子。”中年人见普朗托完全没有相信自己话语的意思,加重吐字补充。“如果您还怀疑的话,我可以慢慢给您解释。”

手机在口袋里嗡嗡震动着,普朗托猜那大概是诺克提斯打来的,如果自己真是尼福海姆帝国的皇子,他和诺克提斯的关系必定会变得四分五裂……凝聚在心头的这股压力使他没有勇气接起这个沉甸甸的电话。


他宁可这一切只是哪个欺诈集团,不明智地骗到了他这个穷光蛋头上。

只是,穿上了华丽的服装,站在富丽堂皇的殿内,和曾经天天期盼着能回来陪伴自己的父亲说话……而他的父亲是尼福海姆帝国的皇帝,一切的一切都真实得可怕。

普朗托坐在房间的大阳台前思考了整整一晚上,无论睁眼多少次,眼前都是陌生的景象。
“……我会对诺克特,对路西斯做不利的事情吗?”
他抱着发晕的脑袋,不知是什么蹭了蹭他的小腿,低头一瞧,一只白色的狗朝他叫了一声。

“小小!以前明明还只是那么一小只,现在长大了不少了啊!”普朗托伸手摸了摸普莱娜的脑袋,普莱娜转身,普朗托这才看到了它背上別着的东西。

“……一封信和一张空白的纸?”



5.

不知是哪个国家的娱乐电台播放着往往收视极高的一档讽刺节目。


演员A套着黑色的窗帘,手持一条沙丁鱼玩偶,演员B则披着白床单,他俩勾肩搭背,互相称兄道弟,开开心心地走在一起,黑色的演员A将香蕉递给了白色的演员B,随后白色的演员B吃掉了香蕉,把香蕉皮故意扔在了黑色的演员A要走的路上,在一阵滑稽的音乐过后,黑色的演员A夸张地摔了个朝天,黑色的演员A向着白色的演员B求助,白色的演员B却拿走了沙丁鱼,又扔在黑色的演员A身上,得意洋洋得走上了楼梯。


“简直太气人了,好一个皇子,好一个皇子,竟然用那种狡诈的计谋让诺克提斯王单独赴战,让他受了那么重的伤!这回帝国那帮家伙肯定得意上天了。”

一个身材比常人高上一圈的白发老者跺着脚,涨红了脸,毫不留情地破口大骂。

“先王已经走了有三年了,诺克提斯王在位这三年,我还乐观地认为路西斯和帝国的关系会有所改善。”旁边的另外一位灰发老者叹气摇摇头,“帝国皇子和王的旧友关系,也是不堪一击啊。”

“帝国人都是狼心狗肺。等帝国皇帝老头子下台,将来肯定也会是个到处惹事的暴君。”

“唉,看来路西斯割让土地给帝国已经是定局了。”灰发老者神色凝重地向来来往往的医护人员投以焦虑的目光。



“明明国王本人都没你们那么担心。”

见负伤躺在病床上的诺克提斯说得那么不知轻重,格拉迪欧和伊格尼斯的脸都沉得颇为吓人,两双锐利的眼睛几乎是要将诺克提斯瞪穿,诺克提斯轻叹一声,不再与他们对视,用他自己才能听见的声音嘀咕。


“谁知道你们以后会是怎样的一副表情啊。”



6.


“故事我讲到哪来着了?”

“讲到伊格尼斯了。”

“哦对,伊格尼斯走到台前,双手托起了放在中央,刚刚签署完毕的协议,严肃得不能再严肃地读起了协议上的内容——‘路西斯王国同意将北方的土地割让给尼福海姆帝国,而经双方联姻协议,路西斯国王‘诺克提斯·路西斯·凯拉姆’与尼福海姆皇帝‘普朗托·艾尔德卡普特’定下婚约,从此两国土地合并,成为一国两制的新国。”

“哈哈,诺克特,你装的伊格尼斯一点都不像!”

诺克提斯一本正经托着只陆行鸟抱枕,假装阅读,浮夸的演技让普朗托差点笑岔了气。

“明明很像啊,现在我都还记得伊格尼斯读出协议内容时,他的表情和大臣们脸上的表情。”

“这个方法在当时的风险还是很大啊,还好他们都妥协了。”

“毕竟我们花了那么多年,就是为了摆平那些会有非议的大臣,还演了一出苦肉计不是吗。”

诺克提斯凑向普朗托,将额头轻轻抵住他的额头。“以路西斯的兵队为人质要挟我单独赴战然后让我陷入濒死什么的——”


“要是军队知道你就这样出卖他们,估计没一个愿意站在你这边,况且大部分伤都是你自己动的手……”

“为了演给帝国军看,补刀的可是你,那一下可把我疼死了——开玩笑的,当时完全不疼,全是我自己的错!”见普朗托眼中泛出泪光,诺克提斯立马改口说道。

普朗托一扬眉毛又露出满意的笑容,“知道就好。”

“你这家伙。”

“那时候再考虑考虑也许还会有其它办法…………算了,反正也扯平了。”普朗托红着脸不自觉地没有移开眼神,没有看到诺克提斯眸瞳中闪过的狡黠。

诺克提斯低侧过头,咬住了普朗托的脖子,手也不安分地摸进了他的上衣,他吃痛地呻吟了一声,单手捂住半脸,埋怨着捏紧了诺克提斯的肩膀。


“我早就知道你是属狗的了。”



7.

诺克提斯瘫坐在床上一遍又一遍地重复着同样的话语,不知是什么在旁边狠狠地撞了他一下,他机械地扭头。

“安布拉?”

诺克提斯注意到了安布拉带来的讯息,他抬手拿起那个信封,里面装着只写了一句话的纸——



“无论发生什么,我永远都会站在诺克特的身边。”



——FIN——





外出一周没法画画就试着将这个脑洞写了出来,比较短【顺带把之前的涂鸦也发出来


还是愉快的双王联姻,可以当作是上回条漫的一个剧情补充

文题想来想去还是决定用这一个……虽然会很容易撞题

评论(3)
热度(132)

© TLZIYOU | Powered by LOFTER